实名举报哈尔滨市法院法官焦崇升(转载)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2000年,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监二庭焦崇升(措号焦驴子)审理此案。开庭前几天焦崇升让举报人到他17楼办公室,第一次见举报人进门,焦崇生激动的一拍桌子站起来说:“郎晓侠真敢判为什么你们女的做点小卖买打官司都能赢?这个案子如果我判就判你输。你要是同意我调解,我把2号门大的房屋给你,1号门小的房屋给王军他也同意我这样调”举报人听后说:“我们不是离婚分财产,也不是继承父母的遗产,不存在大、小、多、少的问题,这房子都是我父亲的,我不同意调。”焦崇生生气地说:“你不同意这样调,我就判你输,你回去等着承担败诉责任吧”。举报人说:“你判我输,那我就上省法院申诉,”焦崇生说:“我判完,省院如果改判,我就到省院告诉他们我是市法院审监庭的焦崇升,这个案子是我判的,我再给你改过来。”举报人说:“你这么说咱俩不是成原被告关系了吗”。焦崇升听后一愣,一下坐到椅子上,很不高兴的说:“行了、行了今天我说不过你,我刚打完点滴,头现在还迷糊呢,都快一点了我还没吃饭呢,你先走吧”。
  举报人觉得这个法官不能公正审理此案,找律师写了申请焦崇生回避的书面申请,第二天交到焦崇生手里。
  2000年10月10日上午,贾佰章作为举报人的代理律师到市法院准备参加诉讼,开庭前焦崇升趁举报人还没有到的时候跟贾律师说:“这个案件你还代理有啥意思,就是一个输。快回去吧”!就这样律师被焦法官赶回道里了。开庭时举报人一看律师咋还没来,就打电话问他到哪了才知道被法官赶回去了,于是朱伟莲跟法官说要自己的爸爸朱青山来参加诉讼,可是焦崇升却说:就是你父亲来了,我想他也不会说出啥花花样来。就在庭审快结束的时候,法官说朱伟莲你不是请律师了吗让他来吧,朱伟莲说不是让你赶回去了吗,法官说你让他来吧。朱伟莲给律师打电话可是律师已经打车回到了道里区的所里了,于是律师又打车赶到市法院,赶来时已经快结束了,律师根本就没有参加诉讼和辩论,就这样庭开完了。
  法官的做法是一个什么行为、是不是违法?为何要赶走律师,等庭审快开完了又让律师来? 判决结果正如焦崇升所说,真判原告败诉了,为何原告不同意法官的调解就要输呢?法官居然在没开庭、双方没举证时就知道输赢了? 就这样原告的房屋又被非法掠夺走了,哈市法院焦崇升在这起案件中,扮演了及其不光彩的角色,成为被告、第三人的帮凶!
  举报人:朱伟莲
  电 话:13945134777

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