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汽轿车的尴尬:深陷销量困境 已有经销商放弃奔腾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2019年春节前,在一汽集团内部系统中,突然出现了一则“面向集团公司,启动总经理的公开竞聘报名”的公告。“一汽在线的通告上确实有这个竞聘报名,之前从来没听说过总经理要公开竞聘。”一位在一汽轿车工作多年的内部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

  这则公告让还在任的一汽轿车总经理柳长庆有点尴尬。一年多前,在一汽集团内部大规模人事调整中,柳长庆从一汽轿车副总经理升任总经理。但去年一汽轿车的业绩并不理想。根据一汽轿车(000800,SZ)公布的2018年三季报显示,其前三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35亿元,同比下降53.6%。由此可见,2018年,一汽轿车恐难逃脱利润下滑命运。

  在总经理竞聘公告发布后,一汽轿车又发布了五名副总经理的竞聘信息。在一汽轿车连发的两条竞聘公告中,最显眼的莫过于多达数十条的职责及考核标准:“2019年~2021年利润总额目标分别为3亿元、5亿元和10亿元,自主销量目标分别为15万辆、27万辆和41万辆。”

  “这个目标对现在的一汽轿车来说,实现起来有点难。”上述一汽轿车内部人士认为,“军令状”般的考核指标背后,或许正是一汽轿车当下急于走出困境的诉求。

  “竞聘指标很难完成”

  “牵一发而动全身”,2017年下半年开始的一汽集团人事改革,也让一汽轿车变动不断。

  2月21日,一汽轿车法定代表人从王国强正式变更为奚国华,王国强不再担任董事长一职,由奚国华担任董事长。奚国华目前还担任一汽集团董事、总经理、党委副书记等职务。

  今年1月,奚国华在一汽轿车第八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上被选举担任公司第八届董事会董事长。资本市场因为这个消息还“兴奋”了一把,当日(2月21日)一汽轿车股价一度上涨逾7%。

  一汽轿车连发的两条公开竞聘,距离奚国华上任还不到一个月。有人说,奚国华的“三把火”,比预想中早了些,也猛烈了些。

  从竞聘要求来看,一汽轿车总经理任期的核心指标除2019~2021年要完成的利润总目标和自主销量目标外,还要面对考核,即当考核结果为D级时,将进行重新竞聘,原总经理将被“降级降档”处理。

  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一汽轿车旗下唯一的自主业务奔腾汽车销量为8.86万辆,按照公开竞聘的要求,意味着新任一汽轿车总经理今年要将此数字基础上实现翻一番,达到15万辆;2020年,一汽轿车自主销量要同比增长80%达到27辆;2021年一汽轿车自主销量再同比增长51.85%,达到41万辆。

  “内网上刚发布这个竞聘时,就有同事讨论,大家都觉得这个任务不太可能完成。”上述一汽轿车内部人士说,这几年公司一直在改革,不管是工作风气还是员工待遇都有一定变化,但要在短期内完成这样的高目标,不现实。

  与总经理的公开竞聘相比,一汽轿车副总经理的竞聘激烈程度较低。按照一汽轿车公开竞聘公告,将产生五名副总经理,目前担任一汽轿车副总经理职位的有张建帮、隋忠剑、杨大勇三人。有分析认为,这三人留任的可能性很大。

  对于一汽轿车公开竞聘的进程,《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向一汽轿车董秘求证,但截至发稿,对方电话仍未能接通。

  据上述一汽轿车内部人士透露,除总经理和副总经理职位公开竞聘外,目前还没有听说过其他岗位竞聘的消息。“2017年一汽集团人事改革后,我们内部也实施了人事改革,进行竞聘,当时走了很多人。”上述一汽轿车内部人士感慨,“经过一年多的内部改革,与之前相比,现在在一汽轿车马马虎虎干工作已经不行了,当前的工作压力很大。”

  已有经销商放弃奔腾

  一汽轿车之所以选择公开竞聘,与当前其自主业务仍处销量困境密不可分。

  自红旗品牌从一汽轿车业务中剥离后,一汽轿车自主业务只剩下奔腾品牌。但从销量情况来看,奔腾过去一年表现得并不好。2018年,一汽奔腾累计销量仅约为8.86万辆。雪上加霜的是,已有经销商选择放弃销售奔腾品牌车型。

  “从去年开始,我们已经不卖奔腾了,专卖红旗品牌。”位于北京石景山龙泽百旺的一位销售人员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一汽奔腾官网显示,在北京地区共有四家经销商,目前有一家已确认退出。

  为提升销量,一汽奔腾也在尝试各种方式。比如为响应新一轮“汽车下乡”政策,一汽奔腾成为继长安欧尚、福田汽车(2.110, 0.04, 1.93%)后,第三家出台响应“汽车下乡”政策补贴的自主品牌,但从记者调查的情况来看,厂家的高补贴政策并未传导至经销商层面。

  “我们还没有接到厂家的补贴。”北京大兴区奔腾4S店一位销售人员说。北京朝阳区的一家奔腾4S店的销售人员也向记者说了同样的话。

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